菜单

致二十一世纪的女性,没什么是不朽的

2019年10月13日 - w88优德最新版本

刷完了,我突然想到了两年前在网上的一个作文考题:
「什么是不朽的?没什么是不朽的,青年人不相信有朝一日会老去。我们自欺欺人地抱有一种像自然一样长存不朽的信念。」

沉静于大地的阴霾,蛰伏于寒冷的冬季,十九世纪的雾都在夏洛蒂的笔下呐喊。朴实无华的种子,黑暗的世界,造就美丽与坚强并进的心灵。于新年炮竹声里,拜年祝福词中,我在读《简·爱》。

的确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岁月白头,英雄垂暮。贫穷、疾病、离别、死亡,这些一生刻意或不刻意躲开的恶魔,最终还是会到来,无论是谁。

 
“我喜欢今天这样的日子,喜欢铁灰色的天空,喜欢严寒中庄严肃穆的世界。”我喜欢雾都的简·爱,喜欢她的坚强与倔强,喜欢她于不平等的世界里对爱的平等,喜欢她对罗切斯特说的:“我们的灵魂是平等的,就仿佛我们两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脚下,彼此平等――我们本来就如此。”无论是亿万富翁还是街头乞丐,在爱的面前都是平等的,这是如今物欲横流的世界里所缺少的,这是简·爱带给我们的。

在《双城记》的开头,查尔斯·狄更斯这么写道——

十九世纪的英国,虽已是一个工业大国,但妇女仍是处于从属、依附地位而得不到重视,夏洛蒂笔下的简·爱是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女人。她是一个孤儿出生贫穷,承受了同龄人所没有的惨痛经历。却可以在得知叔父去世并给她留下一笔遗产时,毫不犹豫的与表哥平分财产。也可以在罗切斯特家财尽失,容貌尽毁时,毅然决然的回到他身边。她是一个追求平等,独立自主的女人,她打破了门当户对、金童玉女的旧观念旧习俗,诠释了新的爱情观和婚姻观。

「这是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
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之春,这是绝望之冬;
我们拥有一切,我们一无所有; 我们踏入天堂之路,我们走向地狱之门。」

狄更斯在《双城记》中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无论是十九世纪还是二十一世纪,道德与法律永远是社会的焦点问题。当简·爱知道罗切斯特已婚时,纵使她深爱着罗切斯特,但她在道德与法律的驱使下,还是离开了桑菲尔德。在当今时代,又有多少人在触碰道德底线和法律法规之后坠入地狱之门。希望或失望,应有尽有或一无所有,终究是取决于自己的选择。

那么你将如何对待死亡,奋起抗争还是坐以待毙?
是将文明的种子碾碎埋入永不见天日的地下,还是焚以身躯,照亮人类最黑暗、最扭曲的道路,薪火相传。

作家辛克莱·刘易斯曾说:“《简·爱》的结局过于圆满了,甚至脱离了那个时代女性不具备地位的社会特点,它是‘败笔’。”而在我看来,小说之所以是小说,便是来自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在绝望中给予人们无限的希望。《简·爱》来自于十九世纪的英国,却又高于那个工业发展,地位不等的国度。作为一部具有浓厚浪漫主义色彩的现实主义小说,它不仅表现了那个时代的人们对人间自由幸福的渴望和对更高精神境界的追求,还诠释了这个时代的人们所缺失的爱情观与婚姻观。我爱简·爱,她是每个时代的女性模范。

年老的Charles受着阿尔兹海默症的折磨,他在轮椅上呼唤着一些人的名字,他仍能看到那些人的希望和绝望,那颗心从始至终未曾改变。我是心碎的,也许这个世界根本配不上Charles。在意气风发的年龄,他衣着光鲜,晶莹的蓝眼睛注视着那个他尚未知晓的世界,碱基排序不计其数,写入DNA中的或纯真或险恶,而在Charles的眼中,他们是浩瀚星海,而每一个人都如同一颗星辰,美丽、独一无二。

凡是由于进步而日臻完善的事物,也可以日渐消散;一样东西只要曾经脆弱过,就不可能绝对坚强。我们的Logan愈合自己的每一个伤口,而他口中的那些在乎的东西,却无法恢复。他不会有所缺失,也注定一无所有。最后他没有失去X23,残缺和死亡,他终于如愿以偿了。

当Laura在农场主的餐桌上笑起来的时候,我真开心。她是个好女孩,我只想说这个。

伊甸园真的存在吗?不重要了。
只要薪火不灭,文明的种子就会一直生根发芽。
去追寻你的梦想吧,现在还不太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别扶我我自己起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