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明清时期的北京教堂与中西文化交流,利玛窦是谁

2019年10月5日 - 世界史

曾经横跨欧亚大陆的蒙古帝国轰然倒塌后,占据了南欧和西亚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把丝绸之路拦腰截断,曾经频繁交往的东西交通也随之中断。陆路的阻遏迫使西欧各国开发通往东方的海上航路,逼出了新航路的开辟。
1498年达伽玛绕过好望角到达了印度,开辟了新航路。此后处在资本原始积累阶段的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等殖民主义者相继涌向东方,开始了对中国沿海地区的掠夺和侵略。
正德六年,葡萄牙侵占满剌加后,随即到中国沿海骚扰,剽劫行旅,贩运违禁物品。正德十二年九月,葡萄牙舰队到达广东
沿海,炮轰广州,占据了若干个近陆岛屿。面对猖狂的侵略者,明军进行了坚决地抵抗。正德十六年,明军在广州附近的屯门岛驱逐了葡萄牙殖民者,
随后,又在广东新会县的西草湾打退了葡萄牙的入侵,缴获了佛郎机大炮。之后,葡萄牙侵犯浙江、福建沿海的行为也先后被中国军民击败。在明朝强大的武力面
前,葡萄牙改变了策略。嘉靖三十二年,谎称海船遭遇风暴,借口要到澳门岸上曝晒水浸货物,以每年纳租银2万两为条件,请求上岸居住。得逞之
后,葡萄牙便在澳门扩大居住地区,建筑城墙、炮台,自设官吏,使澳门成为西方殖民者入侵中国的据点。
与葡萄牙人同时,西班牙人也来到
东方,嘉靖二十一年,西班牙正式占领了菲律宾群岛。并以此为跳板,侵扰中国东南沿海地区。天启六年,西班牙占领了北端的基隆
和淡水。三十一年,西班牙殖民者在菲律宾大肆屠杀华侨,死难华侨达两万五千人。明朝廷得知这一消息后,却认为“所杀华人,皆系私自出洋,
罪在不赦”,对这一屠杀行径置之不理。
荷兰作为后发国家,逐渐控制了海上霸权,对中国的侵略,荷兰也不甘人后。万历三十一年
,荷兰兵舰第一次到达中国海岸。天启二年,荷兰在夺取澳门失败之后,于是转而攻击澎湖列岛,由于明朝未在这里设防,被荷兰一举攻
陷。荷兰在澎湖兴建城堡以为长期驻守之用。天启四年,明朝出兵收复澎湖。被明朝海军打败的荷兰被迫撤离澎湖,转而与西班牙人抢占台湾;十四年
,荷兰人打败西班牙人,独占了台湾。
在武力侵略中国的同时,西方也未放弃文化侵略的努力。大批的耶稣会士来到了中国传播
“福音”。最早来到中国的是方济各,他在1542年抵达印度后,并未停止脚步,继续向东行进,先后到达了马六甲和日本。嘉靖三十一年,方济各
乘船来到了中国沿海,并登上了靠近广东的上川岛。但是他未能等到进入内地的那一天,就在岛上病故了。当葡萄牙据有了澳门之后,耶稣会便正式地开始了他们的
传教。在最初的传教过程中,传教士们要求凡是入教的中国人,必须首先取葡萄牙文的名字,学说葡萄牙语,即使是生活上也要求葡萄牙化。这种传教方式招致了中
国人的反感,因此传教活动几乎无法展开。负责远东事务的意大利传教士范礼安(1538—1606)根据自己对中国人的理解,认为只有按照中国的风俗进行传
教,才有可能打开中国的大门。他的建议得到了耶稣会的批准。此后的耶稣会士的头等大事便是学习汉语,学习中国文化。意大利人罗明坚在掌握了汉语之后,利用
语言的便利结交了明朝的地方官员,终于在万历十一年被获准在广东肇庆居住,并且修建起第一座天主教堂。屈从于中国文化的西方文化这才得以叩开
中国的大门。
在最初的传教过程中,耶稣会的传教士们尽量去适应中国的习俗,他们甚至都穿上中国式的长袍。教堂也按照中国人的习惯称之
为寺庙,圣母和基督的画像放在教堂中,任凭来访的中国人跪拜。长期以来中国的多神崇拜,使人们并没有对西方的神像产生过多的怀疑;而明朝强盛的文化也显露
出博大的胸襟,接纳了这批外来者。基督教终于在中国有了自己的立足之地。大批的耶稣会士涌入了中国,如龙华民、毕方济、艾儒略、邓玉函、庞迪我;汤若望等
等。
在众多的耶稣会士中,真正使得基督教在中国广泛传播,并对中国产生巨大影响力的则是利玛窦。利玛窦1552年出生于意大利中部的
马切拉塔城,万历九年他奉耶稣会之命,来到澳门研习中国的语言和文献,在与中国人的接触中,他敏锐地意识到:只有同统治中国的儒学和士大夫寻
求结合点,才能使天主教在中国生根发芽。为此,他穿上了长袍宽带的儒服,努力学习经典。几年的光阴,利玛窦不仅能熟练地运用汉语,还能引经据典与士大
夫们谈玄论道。利玛窦熟读五经,最擅长用儒家的经典来解释基督教教理,将儒教与基督教相互结合。他完美的理论、丰富的学识和无碍的辩才,令明朝士大夫们为
之折服;同时他还引进西方的科学,使人耳目一新。这些作法赢得了士大夫对他的尊重,时人不称其名,而呼之为“利夫子”。
随着利玛窦的
威名远播,耶稣会的传教活动也大获成功。万历十八年,第二座教堂在韶州顺利建成,韶州的信徒更是在万历三十五年超过了800人。
利玛窦又相继在南昌、南京建立起教堂。万历二十九年,利玛窦更是通过贿赂太监马堂,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北京,见到了万历帝。利玛窦向万历皇帝呈
献圣像、天主经、自鸣钟、《坤舆万国全图》、西洋琴、三棱镜等物品。这位中国化的“外国人”和他所带来的“奇器”引起了万历帝的兴趣,万历帝同意了他留居
北京的请求。此后,利玛窦在北京开堂设教,天主教开始在我国取得了合法的宣传地位。
利玛窦最后的十年都生活在北京。他在这里广结朝中
的官员和名人学者,并从事著述与翻译,与合译的《几何原本》,与李之藻合译的《乾坤体义》都是在这一时期。而他的老本行也没有耽误。受洗的中国人与
日俱增,到了崇祯时期,全国的信教人数达到了一万人左右。其中还不乏士大夫中的精英分子。如礼部尚书徐光启、太仆卿李之藻、大学士叶益藩、南明永历时期的
兵部尚书丁魁楚、大学士瞿式耜等士大夫都先后加入了天主教。
万历三十八年三月十八日,利玛窦因病逝世。万历帝特赐墓地于
北京阜城门外。从此利玛窦永远地留在了中国。虽然利玛窦始终没有放弃传教的目的,但是却客观上传播了西方近代的科学知识。正是通过利玛窦,中国人第一时间
接触了西方的几何学、天文学、物理学等学科,而他一手绘制的《山海舆地全图》第一次让中国见到了世界的全貌。

北京地区最早传入基督教和建立教堂,应该说是在元朝。据说当时在蒙古贵胄和色目人当中信徒不少,至今在房山地区还保存着也里可温教石碑,以及刻有“十”字的庙宇(很可能就是当时十字教教堂),[6]这可能是北京地区最早的基督教教堂了。元朝政府为了管理教务还专门设立了一个行政机构——“崇福司”。当时中国的也里可温教经常与罗马教廷保持着信使往来。据考证也里可温教就是天主教方济格派和多明我派,该教的修士经常以教皇的使节的身份来华,其中较为知名的有:柏郎嘉宾及其随行本笃派的罗伯鲁和隆如美等人。他们曾得到元世祖忽必烈的许可在北京建立了天主堂。14世纪中期以后,随着元朝的覆亡,也里可温教在北京的活动也就销声匿迹了。又过了大约一个多世纪,到了明朝晚期,在北京地区才又逐渐恢复了该教的活动,当时称为天主教。传教士当时自称为“天教”、“天学”,其中主要为耶稣会士,此外也有一些多明我会士、奥斯定会士和方济格会士。他们开始时是在广东、福建等东南沿海地区,如澳门、广州、韶州、肇庆、泉州、福州等地进行传教活动。但由于这些传教士不谙中国语言文字,不熟悉中国民风民俗,因此影响不大,没能站住脚跟。

利玛窦,万历年间从意大利来到东方传教,是有名的学者。原名是Matteo
Ricci,直译为玛提欧·利奇,利玛窦是他的中文名字。他积极学习中国文化,同时也和中国士人阶层交流西方文化,他的博学多才,受到士大夫阶层的敬重,人们尊称他为“泰西儒士”。

嘉靖十九年,方济格·沙勿略来东方传教,但他也只能在印度和日本之间活动,并没有进入中国大陆,最后死于广东台山的上川岛。万历六年范礼安作为耶稣会远东视察员,在赴日途中路经澳门,在该地逗留了十个多月,主要是研究制定天主教打入中国的方针政策和传教的方式。接着在万历七年和万历十年耶稣会总会派意大利籍传教士罗明坚、利玛窦先后来华。其中特别是利玛窦入华对天主教在中国流传起的作用最大,影响最深。正是他使天主教东传的历史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利玛窦先后在澳门、广州、肇庆、韶州、南昌、杭州和南京等地活动,并结合中国的具体情况,制定了新的传教政策,即“合儒”、“补儒”、“超儒”,也就是以学术为手段叩门而入。他本人先是身着僧装,后来又改穿儒冠、儒服,用科学知识与望远镜、自鸣钟、地球仪、洋琴等奇器以及火炮和地图等为馈赠物品,送给万历皇帝和上层人士,并专门与中国的士大夫知识分子打交道,以博得这一部分人的好感和同情。万历二十八年,他与另一名传教士庞迪我等八人一起来到北京,通过送礼得到了万历皇帝的接见和被允许其可以长期在北京居住,同时又取得了在华传教权,甚至还打入了中国宫廷。许多在朝高官显贵(如徐光启、李之藻、杨廷筠等)均接受了洗礼。

王应麟的《利子碑记》上这样写到:“万历庚辰有泰西儒士利玛窦,号西泰,友辈数人,航海九万里,观光中国。”

利玛窦为意大利名门,19岁是加入了耶稣会,精通希腊语、拉丁文、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4门语言。

49岁时,他来到中国北京传教,是天主教在中国传教的开拓者之一,也是第一位学习中国文化并对中国典籍进行钻研的西方学者。而他带来的由他制作的世界地图《坤舆万国全图》,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世界地图,大大开拓了中国人的眼界。

利玛窦极其智慧的考虑了中国的民风实际来传教,他积极学习中国文化,用汉语来进行传教,另一方面也利用自然的科学知识获得中国人的好感,赢取中国士大夫阶层的尊敬,大大有利于他在中国进行传教活动。

他对中国的传统习俗保持宽容的态度,允许中国的教徒进行传统的祭天、祭祖,理解并尊重中国的传统有助于他赢取民心。

后世的传教士,显然就没有他那么聪明了!康熙年间,西班牙传教士不允许中国教徒祭拜祖先,为此还与康熙争辩,康熙答道“天下没有不忠不孝的神仙”,将这个传教士囚禁到澳门,最后这个传教士病死狱中。这么一对比,越发显得利玛窦的智慧宽容。

在古代,由一个国家去到另一个国家,并不如现在这样交通方便,一架飞机,可以带你去到任何一个国家。利玛窦那个时候来中国肯定是几经周转才来到中国传教的,那么他途经何处到达中国?到达中国具体又是在那一年呢?1578年,他从葡萄牙里斯本乘船往东方,到达印度的果阿。在果阿居住思念后,开始前往中国传教。

1582年抵达澳门港,在澳门学习完汉语后,1583年,利玛窦来到广州。经官府批准后,在建造了一座两层楼房,取名仙花寺。

利玛窦平易近人,积极融入当地居民,穿汉服,说汉语,人们亲切的称呼他为“洋和尚”。1589年,从肇庆去到韶州,建造了一座中国式教堂,在那里师从瞿太素学习四书五经,后经南昌、南京,终于在1598年抵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北京。

传教士在中国名声极臭,为何?因为中国近代列国侵略中华,多是以传教士打头阵。说是过来传教,不涉及政治,但传递的情报还少吗?

除此之外,当时大部分传教士都不是什么好鸟,依照列强欺压中国百姓的更是比比皆是。当时的传教士已经不是传教士,而带有侵略和政治意义。

利玛窦带着西方的先进技术和知识来到中国,对中国文化保持着自己的尊敬。他是真的想将天主教义传给中国人,可惜中国的知识分子不吃他那套。

就如徐光启之类的知识分子,非对天主教感兴趣,而是对各种科学知识感兴趣。不过错有错着,正是有利玛窦带来的西方知识,才有了明朝的“西学东进”,促进了中西方文化的交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