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沧桑的是我们还是历史,关于几个人物

2019年8月17日 - w88优德最新版本

《人间正道是沧桑》看完了,全剧的灵魂是瞿恩,杨立青只不过是他思想的执行者。

同学少年的另一种读法

昨晚伴随着立青的一句“遗忘就是背叛”,五十集的《人间》终于落下了帷幕,这句台词像极了政治语言,告诫共产党人们不要忘却历史,忘却为建立新中国而浴血奋战的人民和为此抛头颅洒热血的前辈,不要在声色犬马中忘了本丢了根,所以,我认为这部电视剧的思想教育意义大过了它本身作为电视剧消遣的意义。
应该说我还是很喜欢这部片子的,里面有三条主线,国、党、家。“国”从北洋政府到中华民国到国民政府直至新中国这段血与泪的历史,党有国共两党的恩怨纷争和对日的战争,家是杨、瞿两家的恩怨纠葛,以杨立青与瞿霞、杨立华与瞿恩、杨立仁与林娥为主。
关于历史,我不想多说,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最不喜欢的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历史课本中最少关注的部分,可能是离得太近觉得没有厚重感的缘故,所以,我想编剧和导演应该比我懂得多得多,我没必要班门弄斧。
我最想说的是剧中的感情戏和内心戏,这是本剧的点睛之笔。最有意思的不是杨立青和瞿霞或者是瞿恩和杨立华,而是林娥和立青。他们小时候有过一次交叉,还差点要了林娥的命。后来因为各自失去了爱人而结合,但没有爱,因为“曾经沧海难为水”的瞿恩瞿霞横亘在那里。我看他们俩就像熬油,嘶嘶烈烈的疼。一次,林娥因工作关系调往东北,和立青会面的那一晚,本该红绡帐里诉衷情的时刻,他们却没有小别胜新婚的喜悦,也没有温情脉脉的缠绵,反而两个人谈起了工作,谈情了毛主席,真是佩服之至。分床睡后,立青感叹“心态真好”,一是说作为情报人员的林娥承受工作压力的心理素质很强,另一方面是说在这样一个任何人都会投怀送抱的机会下,林娥竟然能坐怀不乱,真是让人佩服之至。熬油啊~~~其实最爱林娥最懂林娥的还是立仁,因为是得不到才是最好的缘故吧,即使是一个微笑都能让他乐开怀,他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在情况允许的条件下,毕竟他们分属两个不同的阵营。
最后想说说理想的事,在观看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想,为什么那个时候会有这么多的人愿意为了共产主义而献身,而现在,我们已经社会主义了,我们还能为什么献身?剧中多次提到,革命等同于恋爱,当你爱上革命时你就会义无反顾地爱上向你传输思想的那个人。那我们现在没有了主义,没有了革命,我们还能为什么赴汤蹈火?答案是爱情。可我们现在的爱情是脆弱的,因为它只和物质挂钩,没有所谓的主义或理想,因此,那个时代的人是不幸的也是最幸运的人,因为他们拥有最有内容的爱情。

    当瞿恩牺牲时,我泪如泉涌。关于共产主义,他的阐述多么地真实——每个人对党的认识都不是一步到位的,都有一个渐进的过程。而我们的党正是在这些追随者的不断认识中发展壮大起来的。

说说各位主角,这个剧设真是颇有看头。

P.S
写这篇评论的时候,两次不小心按了ESC键,与最初的行文已经有了一定的差别,很可惜。

    他的共产主义理想是纯粹的,他分析农民问题是现实的。在与他党的斗争相处中,在遇到党内错误的命令、安排时,他把个人放在了组织之后。不怕牺牲,明知是被国民党充当炮灰,也领命当敢死队长;不怕牺牲,在白色恐怖下保障党代会召开,执行成长中的党的幼稚决定;不怕牺牲,身带残疾却留在苏区打游击,几近是一个被抛弃的命令。死对于他个人而言,肯定不是问题。然而却剜走了所有爱他、爱戴他的人的心!

杨立仁:
原来以为是应该最喜欢瞿恩的,毕竟完美是人人都爱的,只是一开始就被立仁抓住视线。一开场立青擦枪走火差点杀了林娥,自己愣在当场,立仁明明怕的要命,手都在抽搐却还想着要赶紧救人。
最喜欢看他想起立青的表情。是标准兄长的样子,看到立青考上黄埔,嘴角依然是惯常的不屑的笑,却究竟没有装圆,眼睛里已经换了骄傲的神采。
黄埔东征,明明知道立青一定会参军,却还要辗转让立华去告诉他留下来。仿佛就是明明知道嵇康不会理却一定要给他官做的山涛。是盲目的狂热的年轻人不屑理解的责任。
无关主义和对错。
像是他自己说的,因为我比你早生出来,所以我们是兄弟。
立仁几乎是标准的传统中国人。他在理想主义的完美和现实主义的圆滑之间,守住的是家。尽管家也许是守不住的四分五裂,但责任永远是第一的。
所以他总是不那么纯粹的。纯粹的理想主义的好青年可以放弃亲情,不齿与自己的姐姐为伍。不纯粹的立仁是暗的,对别人可以领袖至上心狠手辣,但是对待自己的家人,他是不需要权衡的,无条件的,所以他给共产主义立青和自己喜欢的女人守夜。
这个家长,算是为领袖尽忠,为家族尽了慈孝。于是必然习惯性的委屈自己。
立仁说话的声音永远是低沉的,嘴角是压抑着的,手总是不自觉的攥紧,让人想到那么多关于管家的隐喻。公孙侨,李鸿章,周恩来。
不过一个难字。

    他也是一个有充沛感情的人:对恋人的羞涩,对母亲的依赖,对妹妹的亲呢。(唯一虚伪的是对林娥的爱。)他受伤后面临截肢时的哭,临刑前看着儿子照片的牵挂、以及深情的长信,让人觉得他就是一个真性情的人。

董建昌:
我以为我早已过了loli的年纪,该欣赏董建昌这种纯粹理性的实用主义者。不过事实证明理性永远不是打动女人的利器。
我看安提戈涅的时候总是特别关注特瑞翁,因为我觉得他说的做的都对,可是这出最著名的悲剧传达的却是伦理信仰和感情终将战胜理性。特瑞翁是勇敢的埋葬哥哥的女孩子安提戈涅光辉之下的暗影。
这也是一个隐喻。关于理性和信仰。在崇尚理性的希腊时代,雅典的公民们在莫名其妙的狂热之下将它们中间直到死还异常理性的苏格拉底处死,没有丝毫的手软。理性的哲学家缺乏让你掉眼泪从而四肢发软的特质。
经院时代,哲学家解决的根本问题是关于信仰和理性。可是,理性的信仰神和爱的阿伯拉尔却因为他的爱情被处以极刑。艾洛伊丝,他永远没有名分的妻子以爱的名义在和他一墙之隔的修道院里永远的做一个修女。为了可以和他通信,探讨上帝。
爱洛伊丝做修女时要亲吻自带的一个耶稣的圣像来表示虔诚,她自称不够贞节,只亲吻了圣像的底座。真正的原因是,圣像底座里放着她与阿伯拉尔定情的一根羽毛。
这是个伟大的女人。
可惜,杨立华不是。她和每一个普通的女人一样,在盲目的年代需要带着光芒的人来感到眩晕。瞿恩,这个伟大的布道者,出现的恰到好处。于是董建昌,不用比就输了。
她不是安提戈涅或者艾洛伊丝,她缺乏伟大女人需要的撞南墙的韧劲。在这一堆被推向了极致的男人女人中,杨立华是最普通,最真实的一个。热爱一切美好,但是对于生活逆来顺受。没错,新女性,也在逆来顺受。

    在革命思潮汹涌时,共产主义并不是爱国青年唯一的选择。杨家三兄妹的路,特别是老三立青的路显得尤为曲折。如果不是有瞿恩这样的引路者,正是他的人格光辉使立青可以摆脱家庭的牵拌,放弃实用主义、王道霸道的坦途,而选择了一条艰难的(光明的)路。

杨立青:
嗯。当然的男一号。可惜,就和女一号瞿霞一样。留下淡泊的印象。倒不是苍白,作为常识,我们知道这样的人是最真实的存在于历史中的,只是,他们是长着洁白翅膀的天使,飞在我们头顶,于是有点眩晕。
杨立青基本上是个帝王将相胚子。恶少,或者说小混混是滋长帝王将相的温床。刘邦,韩信,曹操,数不完。这是个有点像AMERICAN
DREAM似的人。是个人成功的最佳范本,甚至是改朝换代,社会变革的关键因子,但在这个常常混沌,处在不好不坏中的社会,他是少数。
传奇而已。

    导演用闪回、蒙太奇的电影手法,增添了电视剧的美感和意境。通过杨立青这个人物的刻画,对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选用了不同于以往作品的视角。抗大、后勤军工厂、即俘即教即战政策,令我们对曾经熟悉的历史有了更新更全面的认识,胜在战术、情报、政策,而并不是一句简单的“人心”。

范希亮:

    杨立青的爱情我是理解的。恋人(瞿霞)逃避直至背弃,令他不解和痛苦;而师母林娥的痛苦令他顿生共鸣。他想给予林娥一生的照顾,于是他娶了她。新婚之夜,他直白双方的真爱和尴尬,宁愿妻子怨恨伤心,也不能跨越人伦的枷锁。时间当然是最好的药,前世注定也好,日久生情也罢,他和林娥有了自己的孩子。而瞿霞临终前的信算还了他一个解释,立青释然地笑了——瞿霞不是背弃他、不爱他了,只是输给她自己的自尊,她把爱情放在自尊后面。

这是本剧中俺最心水的男银,符合某只对男人的最高要求:隐忍。以及某只对人生结局的最高崇拜:以身殉国。

    据说爱情和革命,都是令人痴迷和狂热的事。杨立华为革命而狂热,董建昌为杨立华而痴迷。董建昌这样的实用主义者在当今是很受追捧的,枭雄霸道的军事才能令女性崇拜,爱国心又为其人格加分。董建昌后面的戏分太少,常常自个儿一劲地说,让人觉得有抢戏之嫌。当懵懂青年遇到老谋深算的革命前辈,你简直很难不落入他的怀抱。还好,立青是个楞头青,他没有顺着董大哥的怀抱走。

其他的没社么好说了,董建昌是理性主义者,范希亮也是,只不过董建昌的理性有的时候在不断的向实用偏离,但是范希亮是个理性的理想主义者,他的理想太简单了,做一个好的军人,不问为谁打仗。只有理想主义者才会有这么傻×的理想。但是拥有傻×理想的人往往让人佩服,因为单纯是个困难的事情。
 
瞿霞:
我曾经觉得这个女人总是正确的可怕,圣母感特别强烈。直到有一天我关门的时候夹到了指甲,当场痛彻心扉。当那种疼痛感持续了两天才消失之后我想,对于一个在监狱里面受尽种种酷刑依然守口如瓶,依然能够在延安的大姐上跳起秧歌的女人,是我所不能够随意臧否的。

林娥:
作为外貌协会的会员,我喜欢杨雪的长相,这种喜欢能让我忽略那四个颇为街头风的耳洞。
不知道男编剧编女主角是不是总有往圣母上靠的倾向。总之,瞿霞,林娥,甚至杨立华的身上都有圣母味道。但是由于自己永远不能够成为圣母,以至于我带着嫉妒的心情迷恋着林娥对瞿恩恰到好处的热情,对儿子冷静的疏离,以及像是个母亲似的对杨立青的包容。

杨立华:
这是一个缺少标签色彩的女人。她独立却又没办法任性的追求爱情,她善良,却又没办法真心的热爱CCP,她站在左边和右边之间,手心手背,十指连心,她一动也不敢动。
忘了是谁说过,一个家庭是一个蒜,父亲是由孩子们围绕的蒜柱,而母亲是包裹住他们,弥合他们之间缝隙的蒜衣。
长姐如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